秋初

关于把同人文凹成一篇超字数的考场作文

     松松那根风筝线

少年靠在墙边,眼巴巴地盯着举着手机的老师,生怕错过对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的变化,然而老师微皱的双眉一直未曾舒展开哪怕分毫,这让少年的一颗心渐渐沉到谷底。

一点点声音漏出来,夹着电磁忙音听不真切,却比窗外呱噪的蝉声更让他心烦,然而电话还没挂断,他还抱着一点残存的希望:说不定有转机呢?妈妈平时也不是那么听不进别人的话的。

他选择性的忽视了那有求必应是溺爱,既然是溺爱,就包含了控制欲,容不得孩子做一点点在自己看来危险的、或是不务正业的事——参加长跑比赛可是把这两样都占全了。

王杰希来回踱步,少年的目光跟着他扫过来移过去。

“您放心,训练是在放学之后,左不过一个小时时间,绝不会影响孩子学习,实际上,这种锻炼还能让孩子在学习时更能静得下心。”

“您怕孩子受伤?学校有非常专业的老师陪练——塑胶跑道也是有质量保证的,除非下雨,否则不会有滑倒得危险——下雨我们会停止训练!”......

王杰希放下手机,无奈地朝他轻轻摇头,少年明亮如窗玻璃一样的目光渐渐黯淡下来。

“老师再见。”他失落地走出办公室,四四方方的门框框住了午后宁静的景致,也框住了他的心,少年的背影在绿树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渺小。

这个过于腼腆的男孩难得主动参加什么活动,如果因为母亲的反对而失败,恐怕他以后就更加不敢去尝试了。

王杰希叹了口气:“英杰,我再找个时间跟你母亲谈谈吧。”

高英杰的眼睛一下子恢复了光彩。

高英杰母亲对儿子的关爱无疑是感人的,且不说雨天送伞冬天送衣,她甚至能为给儿子送一本落下的作业本而驱车疾驰几公里的路。可在步步规划处处用心之下,她的爱就像一张束缚高英杰的大网,妨碍了这棵幼苗去迎接的风雨洗礼。

经过两个下午的反复劝说,高妈妈终于勉勉强强同意了儿子的请求。少年高兴得一蹦三尺高。

 

树叶被阳光渲染出深深浅浅的绿意,活泼又俏皮,王杰希靠在树上看班里的孩子们训练。少年们脸上的汗水在阳光下闪闪烁烁,明明已经累到极点,却仍执着地跑过一圈又一圈。

王杰希忍不住笑了起来,拿起手机给他们拍照,刚一站直就开始龇牙咧嘴。疼。昨天被少年们旺盛的精力刺激了一把,跑到操场上和他们一起训练,没想到今天起来腿都要废了,失去了除了疼之外的所有感知。

高英杰正好跑过来,朝他招手:“老师你跑完步不走走怪不得腿疼!”

王杰希嘴角一抽,高英杰开始训练以来活泼了很多,也更加坚韧了,向来安静的男孩竟默不作声地坚持了这么久。看来他磨薄的那几层嘴皮没白费

高妈妈来看过一次训练,觉得太过辛苦,回去就劝儿子放弃。她说:“算了吧,你练得这么辛苦也不一定能拿名次,何必呢?”

高英杰笑了笑,不动声色地回绝:“重要的是过程嘛。”第一次当面去“忤逆”。

比赛的日子很快到了。高妈妈自然没有缺席,她和儿子打了一个赌,如果儿子能跑进前三名就不能再干涉他走向独立。

高英杰在赛道上做出起跑的姿势,飞扬的眉宇满是青春的热烈和张扬。他平时在母亲的安排下按部就班地前进,什么都顺利,却好像什么都缺了一点,现在他知道自己可能会失败,却神采奕奕的,好像缺失的那一块终于被补上。

王杰希走过来,说:“英杰这段时间的变化确实很大,每天的训练量其实算比较大了,但他还是一天天坚持了下来。让孩子自己去闯一闯吧,即使失败也是个很不错的锻炼。”

高妈妈没说话,神情却若有所思。

是八百米的长跑比赛,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,高英杰整个面部表情都狰狞了起来,挥汗如雨。

高妈妈看着儿子这样子,愣了一下,一边觉得好笑,一边莫名其妙就开始眼眶发热。,虽然不愿意孩子飞出自己的手掌心,临了临了,身为妈妈的还是期待孩子能做到什么程度。

比赛结束,高英杰是第四名,成绩很不错,但离约定的目标还差了一点,大家都为他喝彩,他站在人群里,兴奋之余有一点似乎不合时宜的沮丧。

赌输了啊。

高妈妈走过去,同学们大都知道他们的赌约,七嘴八舌地夸起了高英杰的努力。

她笑了,这是在旁敲侧击地劝她得饶人处且饶人呢!她走过去,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拍了拍高英杰的肩膀,没有提赌约,像是甚至从来没有过这件事一样:“你很棒,妈妈很高兴。下次再有这种活动也去参加吧,和同学们打成一片才好。”

少年一下就捕捉到言外之意,他有点难以置信,眼睛瞬间就流光溢彩。他激动地欢呼了一声,紧紧抱住自己的母亲。

树荫下,王杰希举起相机拍下了这一幕,他犹豫了一下,拉远镜头框进了这对母子背后的大树。天气很热,他的树叶有点发蔫,却还是执着不屈地站着,一大片绿意就是一大片绵绵不断的生命力。可如果它在一直被种在温室里,它还会有这样蓬勃的生机吗?恐怕不会,它的树干或许会更加光滑,没有那么多疤痕似的嶙峋沟壑,但它将在风雨面前不堪一击,因为那些沟壑也是一个个勋章,见证它经历的考验,也见证它的不屈。

但愿每个父母都能松一松引着孩子的那条风筝线,也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张开翅膀去翱翔蓝天——勇敢地,将每一次雨横风狂,每一片融金烈日都当做一次洗礼。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