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初

狐异 莫长生

狐狸跟着一缕生魂进了地府,生魂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,面容在雾气中显得有些虚幻。谁也不会想到这位白净而俊秀的后生实际上是一位耄耋老翁,寿终正寝在他们农舍外的陈旧躺椅上——这大概是天地规则给亡灵们的最后一丝慰藉吧,让他们在忘却前尘之前再看一眼自己此生最美好的模样。

生魂看到狐狸时有些诧异,转眼又想到彼此的年龄,便露出一抹笑来:“也好,我们如今也算是执子之手生死与共了,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福分。”

远处传来鬼魂的哀嚎,那些生前犯下罪孽的,将要在火海中遭受苦难,洗涤灵魂方能获得来生。

狐狸忽然觉得有些好笑:自己是修炼千年的灵狐,寿比南山不老松,所谓的衰老不过是法术织就的幻境,为了不让爱人发现自己并非人身,生同寝死同穴是情至浓时许下的水月镜花,他那里能真正做到。

生魂与狐狸一起过了大半辈子,对他的性子早就摸得八九不离十,见狐狸不语,料想他是怕两人转世投胎后再不能相遇——想到这里,生魂心里其实也有些怅然,但他生性乐天,觉得能与所爱之人同行一世已是幸运至极,哪里还能要求许多,便说道:“还记得我们在叶城赏桃花时听到的歌谣吗?‘连就连,你我相约定百年,谁若九十七岁死,奈何桥上等三年。’如今你我同赴黄泉,倒是少了忘川河畔枯等的苦楚,也不用担心来世再遇时年岁相差太大,落得个‘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’的悲剧下场。”

我比你大了一千多岁呢。狐狸几乎要被他逗笑。不过你说得对,我们下辈子还会再见面的,但这并不倚仗于上天的垂怜,我会穿过茫茫的人海寻找你,直到再次与你相见。

生魂脸上带笑,心情愉悦得简直不像一个已死之人,他盯着狐狸的侧脸看了好一会,说: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都快忘了你当年是什么样子了,现在看来,我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,”

狐狸挑眉,上前一步与他并肩而立:“那是自然......”他望着雾气中露出的一截崖壁,拐角处透出影影绰绰的昏黄光线那是忘川河旁的影魂灯,河上架起长长的奈何桥,通向来生,不望来时路。

“再一起走完这最后一程吧......反正大半辈子都这么过去了......”

身边的鬼魂一脸呆滞地机械向前,仿佛还没搞清楚眼下是什么状况,倒是显得狐狸和生魂格外的鹤立鸡群。他们跨上奈何桥,准备转世投胎的鬼魂拍成了长龙——在这和平年月里——可见当今天子确实把国家治理的不错。

生魂和狐狸也不急,随着人群慢慢向前挪动着,生魂说:“你看,这摩肩擦踵的场景是不是很像上元节放花灯?”

狐狸笑:“可惜没有月亮,忘川河里也没有花灯。”

生魂抬头看了看,头顶是一片虚空,墨染一般漆黑,显得阴深可怖,他蓦然笑出声来:“是啊——但人是一样的。”

他们来到孟婆面前,形容枯槁的老妪一下就看出了狐狸的真身,但她没有任何反应,千年万年过去了,有什么事是没见过的呢?只不过又是一对痴情人罢了。

孟婆盛了两碗汤,狐狸和生魂各自接过,褐色的陶碗里盛满清澈的液体,微微摇晃着,泛出莹白的光芒。

生魂托起陶碗,对狐狸露出一个笑来,有种阅尽千帆后的豁达,又有些欢喜似的,像湿润雾气笼罩着的山谷,隐约露出古木的苍翠,又斜逸旁出一枝带露桃花。

灿然生华。

生魂伸出手,想摸一摸狐狸的侧脸,却忘了自己如今是灵魂状态,这一下自然是落了空。他修长的手指堪堪停在狐狸鬓边,像是叹了一口气:“我们......来生再见。”

那是自然。狐狸笑着应了一声,眼眶有些发烫,他将陶碗虚虚抬至唇畔,看着生魂将孟婆汤一饮而尽,原本清明的神色顿时变得茫然。生魂抬眼,像完全没看到狐狸一样从他身旁走过,在鬼差的指引下向前走去,迎接自己的来生。

狐狸漫不经心地将孟婆汤往忘川河里一倒,哗啦一声,水花溅起又落下,在寂然无声的环境中显得格外清晰。

这是你的一辈子,却只是我生命中白驹过隙的一瞬,可笑的是,直到现在,我都没有勇气告诉你,陪着你走了五十三年岁月的我,是来自枫叶林中的一只红狐,修得长生却坠入尘网。

狐狸勾起一抹笑,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如果只听声音的话,大概会觉得那是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  @海月虚空 太太你好,这是写给《狐异》中那只红狐的一个小番外(或者说是同人?)希望太太不要嫌弃,很喜欢太太的这篇文呢

评论